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新都 > 新都概况 > 历史文化

宝光塔的艺术与文化

发布日期:2017-06-07 17:06 信息来源:新都资讯 【字体:

东方比萨斜塔——宝光塔

 

  新都宝光寺是我国著名的佛教禅宗寺庙之一,也是我国长江流域“四大丛林”之一。相传始建于汉代的宝光寺,至今保持着我国早期佛教寺庙“塔寺一体、以塔为主、前塔后殿、塔踞中心”的寺庙格局。在宝光寺漫长的历史传承中,宝光塔始终是宝光寺艺术与文化中的核心与灵魂。目前规模宏大的宝光寺建筑组群,是以宝光塔为核心而建造的。宝光寺的文化传承,以宝光塔的屹立不倒而延续不断。
  从盛唐开始的历史传承
  宝光塔的始建确切年代,已无从考证。据清代同治十一年的《重建宝光寺浮图记》石碑中记载:“唐僖宗幸蜀,舍利放光,挖出石函,有如来舍利十三颗,滢彻明洞,不可方物。乃召悟达国师,为建浮图,高十三级,以精蓝名曰宝光。”若石碑中记载属实,那么我们目前看到的这座宝光塔当建于唐代中和年间,而且在这之前此地可能就存在过一座佛塔。从形式上看,宝光塔与西安小雁塔比较相似,也应该是建于唐代。
  宝光塔的历史记忆的明确起点,和唐僖宗(公元862-888)入蜀息息相关。唐僖宗不是一个成功帝王,却是一位十分尊崇佛教的皇帝。公元881年,黄巢起义军占领长安,十九岁的唐僖宗从长安逃往成都。新都是当时自北进入成都的必经之地,唐僖宗途经新都时曾驻扎宝光寺。唐僖宗觉得这里有乡间的田园美景,又离繁华的成都不远,不久即命在宝光寺后修建宫殿。一天晚上,唐僖宗在寺中散步,忽然见佛塔的废墟下有神奇的紫色霞光迸出,即请教国师原由。国师认为乃祥瑞之兆,皇帝不久可回长安。唐僖宗大喜,而后又命人挖掘废墟,果然挖得内有舍利十三粒的石函。于是唐僖宗下命重建宝光塔,并扩建宝光寺,为宝塔取名“无垢净光宝塔”。唐僖宗的宝光寺奇遇,如今已成为动人的历史故事,目前宝光寺七佛殿正殿的前廊柱下的两个“唐僖宗行宫遗础”,以仍然封砌在宝光塔内的当年建塔时的刻字砖,被称为是这段历史的佐证。明代大儒杨升庵曾感慨这段历史,题诗曰:“唐帝行宫有露台,础莲几度换春苔。军容再向蚕丛狩,王气遥从骆谷来。万里山川神骏老,五更风雨杜鹃哀。始知蜀道蒙尘驾,不及胡僧渡海怀。”
  唐代之后,成都先后经历元初战乱、明末战乱等历史浩劫,宝光寺多次毁于战乱而遭致荒废,唯有宝光塔始终巍然不动。
  宝光塔来源于新都的繁荣
  宝光寺所在的新都旧县城在成都东北部郊区,距成都主城区约20公里。新都历史悠久,约公元前七世纪,蜀开明王朝在新都境内建都,遂名“新都”,原为古蜀国三大名都之一。
    新都一般被认为是成都东北部的边缘,有成都“北大门”之称,是自北出入成都的首站或末站。在古代,宝光寺自然是人们自北出入成都时祭拜的重要场所,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成都北部边缘的“地标性”寺庙之一,其地位和作用不言自明。历史上的新都,地广人稀,其境内是大片平坦的肥沃农田。高耸的宝光塔,曾是新都境内最高的建筑,宛如一座巍峨雄伟的纪念碑,屹立在新都旧县城的北门外约200米处。解放前,从新都旧县城周边的多数地点,都可以一睹宝光塔的风采,其中,尤其以在桂湖园林的古城墙上眺望宝光塔最具情趣。桂湖在宝光寺山门殿之南约1800米处,原为杨升庵的故居所在地,是蜀中著名园林。园中清幽怡静,夏季有满池荷花,秋季有桂花飘香,更有高近6米,长约850米的明清古城墙。宝光寺山门殿内有杨升庵、杨廷和父子二人的塑像,桂湖内的美景中也透出些禅意,宝光塔与桂湖默默地对视着,好似一对默契的知己。
  宝光塔的历史传承离不开新都在历史上的长期繁荣,而新都的繁荣与金牛道有关。金牛道是著名的中原入蜀官道,其基本线路大致为:出成都北门,一路沿东北向而行,经新都、广汉(古雒城)、绵阳(古涪城),过汉中翻秦岭,可到达西安乃至北京。唐代时,唐玄宗和唐僖宗均由金牛道逃往成都。金牛道历史久远,其周边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仅在金牛道的成都至广汉段境内,就依次坐落着三座蜀中名寺——昭觉寺、宝光寺、龙藏寺。从昭觉寺到新都之间的金牛道附近有著名的天回镇,再沿新都前往广汉,川西古迹王稚子阙和八阵图(此两处古迹现已不存)、三星堆遗址等接连出现。
  寺塔一体 塔为中心
  我国早期的寺院,奉佛先造塔,把“塔”视为“佛”来看待,将塔建在最重要的位置。唐代佛塔基本都在大雄宝殿前,象征着佛教的终极关怀和最后的超脱境界,启示着超世之路。明末宝光寺被毁,清代宝光寺的第一任方丈笑宗和尚于康熙九年负责重兴宝光寺,而重建后的宝光寺则仍是以宝光塔为中心而建造。从寺庙禅院的纵向空间关系上看,依次是:福字照壁——山门殿——天王殿——宝光塔——七佛殿——大雄宝殿——藏经楼,宝光塔毋庸置疑是这条轴线中的核心建筑。从宝光塔与周围空间的关系上看,也体现着以塔为中心的重要性:塔的南面是天王殿(内有尊胜石幢与宝光塔两两相对);塔的北面是七佛殿;塔的西面是鼓楼和“庐山遗踪”牌坊,过牌坊可到普同塔林;塔的东面为钟楼和“天台胜景”牌坊,出牌坊后便能绕行至罗汉堂;塔西南面的圆形洞门通向“法物流通”店;塔东南面的洞门则直达素餐厅和茶园。这样,以宝光塔为中心,寺内各条重要的交通流线都汇聚于光宝塔四周。
如果将宝光寺建筑组群视为一个人体,从生命体的实体结构上看,宝光塔无疑是这个生命体的心脏,内藏宝光寺的魂魄。如果将宝光寺内四通八达的交通流线看做这个人体中气血运行的通道,那么宝光塔的功能类似人体的百会穴。头为“诸阳之会”,百会穴居于头顶部,为多条阳经和阳气会聚之处,能通达阴阳脉络,连贯周身经穴,对调节机体的阴阳平衡有重要作用。在宝光塔和其周边形成的交通流线、及其周边的各种建筑的共同作用下,以宝光塔为核心的区域内似乎逐渐形成一处阳气勃发的“气场”,因为这处气场的存在,从而造就出宝光寺建筑组群的阳刚气质。
  中国佛教艺术的经典
  宝光塔高三十米,塔身有十三层,为密檐式四方形塔砖。塔基为须弥座,周围建有八角形的石勾栏,栏板上雕刻着释迦牟尼佛的应化故事。塔底层的南面佛龛内有释迦牟尼佛的贴金坐像一尊。佛龛上方悬挂有“光明藏”匾额,佛龛左右刻有“寺镇牟尼青色宝,山飞舍利紫霞光”的对联,均由中国近代佛教界的泰斗——太虚大师亲笔题写。十三层的塔身中,每层中都嵌有十二个小佛龛,其中每面各三个佛龛,每个佛龛内有小型佛像一尊。每层的四角皆挂有铜铃。塔的外形逐层稍微收小,愈往上层高宽逐渐递减,以鎏金铜宝顶收顶。可能因为年代久远和地震等原因,目前塔身向西倾斜,呈现出一种少有的偶然艺术效果,有“东方斜塔”的美誉。
  每当在艳阳之中,宝光塔顶的鎏金铜宝顶、佛龛内的贴金佛像、镀金的匾额和对联同时闪烁出气象万千的微妙金光,让人肃然起敬。每当在碧蓝天空的衬托之下,宝光塔好似一位仪态雍容典雅的儒僧,傲然肃立在天地之间。每当丽日清风之时,人们站在宝光寺周边的水池或河渠旁,凝视倒映在水波中的塔影,宛如欣赏着一位盛唐的婀娜舞者。雄浑阳刚、豪迈大气、海纳百川、横扫六合、笑傲万物的大唐气概,不经意间全然体现在宝光塔中。
  现在,宝光塔已成为中国佛教艺术的经典。而这经典的形成,是各种艺术与文化因素互动合力的结果,宗教权威的感召力、皇家声望的号召力、吉祥故事的吸引力、古老而与众不同的艺术形式的感化力、偶然艺术效果的轰动力……在宝光塔的传承之路上一一呈现,由此造就出宝光塔的永恒魅力。

  作者简介:
  蔡文彬,艺术学硕士,艺术教育学硕士,西南石油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教师、公共艺术课教师。
  廖林,西华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讲师。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关闭】

试运行建议 无障碍浏览 客户端版 站群移动服务导航